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踏花行花卉论坛-家庭园艺中心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2423|回复: 108

我的美丽乡愁(2019春季部分爆花图集)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4-4 23:1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淡淡花香淡淡愁,片片落花片片情。
        清明雨,淅淅……沥沥……湿了天地,湿了眼眸,湿了心情。那一场雨,穿过唐风宋韵,飘到大漠边关,一直下了千年,直下得杜鹃啼血,游子断魂,愁了江南,淡了河山!
         撑一把伞,漫无目的地,行走于紫陌红尘。人说雨是上天的眼泪,轻声叩问:“你为谁憔悴为谁哭?”陌上桑榆,无语泪垂。好想,驾一叶扁舟,不问前路,忘记荣辱,“小舟从此逝,江海寄余生”。然,兜转之间,仍走不出寻常巷陌……
        清明雨,沥沥……淅淅……水雾在老屋长满青苔的瓦片上氤氲,那缭绕的迷蒙,总也不肯散去。“滴答……”,沿着屋檐滴下的雨,敲打在石阶上,溅起一朵朵雨花,奏出最美的天籁。梦中的声音,熟悉的场景,渐渐,那一种叫乡愁的东西便在心里发酵、潜滋暗长……
     (小木槿组图)





        可是——
        “再也回不去了!”《半生缘》中曼桢与世钧的重逢,凄艳又苍凉。我的故乡,又何尝不是,再也回不到我想象中的模样了!可,到哪里去找,我的童年我的梦,我的乡愁我的情?
        是的,村落如今很美,很干净,很现代。修葺一新的老屋,整洁幽静的林荫小道,平阔美丽的田野,……多家媒体报道的火龙果基地、韭菜花基地!……走过夏日田田的荷叶,仿佛置身鱼戏莲叶的江南水乡;远望冬日灿烂的油菜花,有如色彩浓郁的巨幅油画。田野路旁,小花小草也逼你的眼。草坪上,年轻的父母们从城里来,带着宝贝们,带上帐篷,跳舞、唱歌……好一幅社会主义新农村的图景!
        可是,这一切,早已不是我梦中的故乡了!
     (小玛组图)








        梦中的故乡,有成片的龙眼树,有清香的柚子花,更有那一望无际的稻浪翻滚的金黄的田野!天有多大?地有多广?小时总以为那金色田野的尽头,夕阳落下的地方,就是天边,世界就是你看到的这么大。躺在高高的稻草垛上,没心没肺的看晚霞烧红了天边。那时的梦就是拥有无边的法力,那时的忧伤仅仅就是没考到第一名。
         梦中的故乡,有几口池塘,有几条沟渠,更有那一条条活蹦乱跳的鲫鱼。老屋门口的田野,有两条并不很大的灌溉沟。女孩们农活后在沟里洗手洗脚洗农具。男孩儿们则从不干活,但他们更爱在沟里闹腾。游水、洗了偷来的番薯烤来吃……最记得“狗屎”同学,到了旱水的季节,用泥巴在沟的上下段堵起,然后用脸盆将其中的水舀光,剩下仿佛什么也没有的泥浆,然而,狗屎在泥淖中轻易一摸,一条条巴掌大的鲫鱼就到手了!遂,第一次佩服起这无心读书、成日“摸螺打蟹”的臭小子来。
      (长寿、多肉组图。长寿粉白雪开得最迟)








        梦中的故乡,有黄狗,有炊烟,更有那为一家人遮风挡雨的老瓦。它长得并不美,淌过千年的沧桑,历经风雨的冲洗,老瓦仍是那样的忠厚朴实。喜欢老瓦,喜欢其梁下的燕子,看着燕子筑巢,呢喃梁间,不久便有那羽翼未丰的小燕子看见妈妈回来便都争着伸长脖子“喳喳”欢叫抢食的一幕。秋天到了,燕子飞走了,总是惆怅又疑惑:这里不是南方吗?它究竟要飞到哪去啊?明春飞回我们家的燕子,还是那只燕子吗?
        喜欢老瓦,最喜欢听雨滴屋瓦的声音。幽深庭院,茉莉飘香,“沙沙……沙沙沙”,雨声,从来都是那样的温馨美妙。古人听雨,“一任阶前点滴到天明”,一夜无眠,一夜无静!而雨声对于我,更像是一首催眠曲,温暖、平静、安然入梦……后来,离开了老屋,搬进了钢筋水泥混凝土的楼房里,屋瓦那轻灵的或急或缓的雨声,永远的,留在了梦中……
      (小天组图)






        梦中的故乡,有儿时的玩伴,有淳朴的乡里乡亲,哪怕是对曾经生活在村里的唯一的外省人,也让人难以忘怀。她叫什么?有孩子没?怎会来到这里?统统不知道,只知道她住在临街的村口,上海人,村民说是地主的小老婆,跟着地主从别处搬到本地。五六十岁(儿时不懂看人)?白净的皮肤,匀称的身材,脑后挽个髻,穿着蓝布大襟衫。当太阳渐高,起早干活的乡亲一个个回去后,便可看到那个外省女人,脸盆端着几件衣服去沟里洗,她跟村里的人是那样不同,她的脸容是那样好看,她的动作是那样轻柔,她的声音是那样好听……从不知道一个人老了也是这样好看的!好奇,有时会和几个小伙伴到她家瞧瞧。地主慈眉善目,以裁缝为生,儿女并不在身边。小伙伴门跟着长辈们叫他地主,他从不生气,总是乐呵呵的应着。最令人感兴趣的是墙上挂满的异域风情的照片,穿着白色汗衫的胖乎乎的地主摇着蒲扇指着一一介绍:这是我的××,在荷兰,这是我的××,美国,这是加拿大的……听得我们都瞪大眼睛羡慕着。不知什么时候,地主两口子搬离了村子,听说年岁大了回老家找自家孩子去了……如今,很多年过去了,不知斯人是否还在?
       “五月渔郎相忆否?小楫轻舟,梦入芙蓉浦。”当年一起干活玩耍、一起跳舞唱歌、偶尔斗嘴怄气的的小伙伴们,你们是否有时也记起我?
     (朱丽叶组图)






        梦中的故乡,还有水牛那哀怨的双眸;晚霞中那翻飞的蜻蜓;那一声声恼人的“知了知了”……如今安在哉?甚至,当年最普通的小青蛙,也已销声匿迹了!最让我不舍的是,承载了我太多儿时记忆的我家的几棵大龙眼树,因美丽乡村建设而被砍了!几天前去茶园,看见路旁水田差不多要插秧了,而老家被人长期承包了的大片大片的田野还将会继续荒芜野草丛生吗?或许,此生,再不见稻浪翻滚的金色的田野!即使,有那么一天,又种上了稻子,可是那横亘田野的公路让人再也望不到天边!再也——望不到天边……
         歌曰:到不了的地方叫远方,回不去的地方叫——故乡!
         清明的天,缠绵而多情……
         清明的念,悠远而清丽……
      (苦花组图)









       谢谢赏花!谢谢阅读!
       附:我的美丽村子(最后悔的一件事就是没拍下一张从前金色田野的照片)












       (污水处理池种上了美人蕉)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点评

该帖被选为踏花行论坛微信公众号2019年04月07日推送文章。感谢您的支持,期待您更多的美帖。  发表于 2019-4-5 23:11

评分

2

查看全部评分

来自安卓客户端

本帖被以下淘专辑推荐: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4-4 23:18 | 显示全部楼层
是花仙子粉飞溅吗?好美
来自安卓客户端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4-4 23:27 | 显示全部楼层
文字优美,功夫了得,才情横溢!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4-4 23:29 | 显示全部楼层
这么多种类呢,长寿粉白雪都看不到叶子
来自安卓客户端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4-4 23:29 | 显示全部楼层
养得太好了吧?
来自安卓客户端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4-4 23:32 | 显示全部楼层
逝去的是情怀。如今的村子也很美丽。我小时候住过的山头如今寸草不生,玩过的池塘一片干涸,我从不敢去那里探望。
来自安卓客户端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4-4 23:36 | 显示全部楼层
好美的花花
来自苹果客户端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4-4 23:38 | 显示全部楼层
叹为观止
来自安卓客户端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4-4 23:40 | 显示全部楼层
好美的花花,每一盆都开爆啊,怎么做到的呀
来自苹果客户端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4-4 23:41 | 显示全部楼层
文采真好
来自苹果客户端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小黑屋|广告联系|Archiver|踏花行 ( 浙ICP备09015114号-2浙公网安备 33010602000227号  

GMT+8, 2019-8-18 23:28 , Processed in 0.054458 second(s), 34 queries , MemCach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